江西吉安律师事务所,吉安市资深律师
联系方式

联系人:李海军律师

特别提醒:当面咨询请电话与李律师预约

执业证号:13608199610907301

办公地址: 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新天地

大厦2号楼2单元2401、2501室

手机:13097221308李海军律师

QQ:363191280(如果不在线,请留言)  

email:13097221308@163.com

微信号码:lihaijun168888

邮编:343009

网址:http://www.ja148.com/

http://lihaijunlawer.findlaw.cn/

http://lihaijun1688.banzhu.co/

http://lihaijun1688.blog.163.com/

http://lihaijun1688.66law.cn/

http://lihaijun1688.110.com/


新闻详情
念斌无罪了,真凶在哪呢
浏览数:18 

念斌无罪了,真凶在哪呢

2014-8-25 23:15:46 作者:李军 来源:东方法眼

分享到:QQ空间 新浪微博 人人网 开心网 腾讯微博 打印 收藏夹

摘要:历时八年,曾四次被判死刑的念斌,终于冲破阴霾,重见天日。福建高院宣告念斌无罪,总算将其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对此,张燕生、斯伟江两位律师可谓功不可没,善莫大焉!   但,法律事实上的无罪,不代表自然事实上的无罪,即并不意味着这件事..

 


 历时八年,曾四次被判死刑的念斌,终于冲破阴霾,重见天日。福建高院宣告念斌无罪,总算将其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对此,张燕生、斯伟江两位律师可谓功不可没,善莫大焉!

 

  但,法律事实上的无罪,不代表自然事实上的“无罪”,即并不意味着这件事不是这个人所为。美国橄榄球明星辛普森杀妻案就是例证,绝大多数的美国人都相信杀妻凶手就是辛普森,但陪审团也是因为证据瑕疵而宣告其无罪。福建高院二审判决书中,无罪的理由亦是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念斌无罪了,真凶在哪呢

 

  法院依据无罪推定、程序正义原则宣判其无罪,而真凶仍逍遥法外,是程序正义的代价。因为,如果没有程序公正,法律面前就无法做到人人平等;如果没有程序公正,就无法有效地约束公权力肆意妄为。

 

  没有完美无缺的制度,我们只能尽量选择对社会伤害最小的治理手段,这也是利益平衡的需要。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要禁不住拷问:念斌无罪了,真凶是谁呢?两个年幼无辜的孩子,天堂中是否也会发出这样的疑问?孩子的家人现在是否正欲哭无泪?正义惠顾了念斌,却遗忘了两个无辜的孩子与其伤心欲绝的家人!这是残缺的正义,也是残酷的正义!就是因为真凶仍然逍遥法外,不知所踪。一如辛普森案结果无法令美国人所接受,因为它也只是残缺的正义。

 

  完美的正义应当是不枉不纵,但人力有所能及也有所不能及,必有缺憾。

 

  念斌无罪了,我们每个人都会或在呼吁一定要找到真凶,为死去的可怜的孩子们。但,悲观地说,我不看好结果。毕竟时过境迁,距离案发已八年之久,查找真凶的难度是可想而知的。

 

  之所以不看好,主要还是是因为本案几乎所有与投毒有关的核心证据,要么被警方污染、造假,要么早已缺失或被隐匿而无法再次还原、提取。而只有被告人供述,无其他证据印证的话,是无法给一个人定罪的。

 

  首先,两个孩子的死因不明。根据福建省高院发布的消息,判词中认定本案除了上诉人念斌的供述外,原判认定被害人中毒原因依据不足,投毒方式依据不确实,毒物来源依据不充分……。福建高院认定本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第一条理由就是,死因不明。在张燕生律师的新浪博客中,有关博文就指出“死因大造假”,并详细揭露了造假的手段。至今,控方仍不能充分证明被害人死于何种毒物。

 

  这一点,无疑是本案侦查程序出现的严重败笔。死因都不能查明的情况下,下一步侦查工作从何谈起呢?但事已至此,我们更关心的是能否补救?从理论上来看,有人提出的开棺验尸再行查明死因,是有可能的。但不管能否查明死因,这也只是查找真凶的第一步,后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如果开棺验尸仍然无法查明死因的话,于查找真凶而言就等于已无路可走。

 

  其次是与投毒方式有关的物证被污染或隐匿或破坏,也就是张燕生律师博客中指出的水壶、铁锅、高压锅、门把手等。上述证据,基本上应为警方第一时间勘验现场时就应收集、固定下来的。而根据张燕生律师的介绍,上述证据都已遭警方不同程度的破坏。尽管笔者并没有接触第一手资料,根据律师及福建高院8月22日的判词,基本上可以判断得出这样的结论,现场早已遭到严重的破坏,相关物证已被污染,难以还原了。因此,李军律师认为在投毒方式这个关键事实上,恐怕警方再难作为。

 

  最后,与毒物来源有关的证据也难以再查证。根据福建高院8月22日的判词,认定念斌与卖鼠药人杨云炎不能相互指认,因此不能认定鼠药是从杨云炎处购买而来。于继续或重新侦查本案而言,毒物来源恐怕也难以查清了。因为查清毒物来源的途径只有这几种:根据嫌疑人或被告人供述进行查证,根据卖鼠药人的证言进行查证,或者根据其他知情人提供的线索进行查证。而目前来看,这几种线索源都已断绝。

 

  根据张燕生律师博客所述,本案还存在其他一些问题,笔者不再一一赘述,仅就福建高院公布的认定理由作出以上分析。

 

  通过以上分析,笔者认为查获真凶的可能性已经非常之小了,除非真凶自投罗网。理由是上述这些关键的证据中,只有死因是最有可能查清的,但也只是使我们知道了两个孩子死于何种毒物或其他原因。仅此而已。

 

  证明了两个孩子是被人投毒,进一步要证明谁投毒。而根据上述分析,有关谁投毒的证据基本上都已被污染或缺失不再,或如张燕生律师所说被隐匿(也是无法再还原的隐匿)。

 

  查获真凶似乎唯有一种可能,就是真凶自己突然良心发现自己跑出来说,这是我干的。就如日本上世纪五十年代的电影《暗无天日》播映后,真凶深感自己对不起影片中被冤判的少年,主动投案了。但这几率实在是说不准的事情。刑事案件的侦办,肯定不能寄托在真凶的良心发现上。求生是本能。

 

  即使真凶良心发现,依照刑事诉讼规则,定罪也存在一定的难度。只有被告人供述不能定罪,而本案其他除尸检以外的证据不会因为真凶出现而有什么变化。只有一种可能,真凶供述所投毒物,与再次尸检确定的致死毒物具有同一性。但即使如此,从定罪证据要求上来说,仍然是有缺陷的,如投毒方式因相关物证的缺失而无法再查清,恐怕还是达不到证据确实充分的程度。

 

  纵然有诸多的不确信,我们仍然期待真凶落网、伏法!以告慰逝者,抚慰生者。

 

  结语:人世间没有完美无缺。在念斌的正义出现的刹那,被害人幼小的身影正孑然于风中。尽管如此,我们的司法仍然要遵循程序公正,她是这个社会赖以良性运转的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