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吉安律师事务所,吉安市资深律师
联系方式

联系人:李海军律师

特别提醒:当面咨询请电话与李律师预约

执业证号:13608199610907301

办公地址: 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新天地

大厦2号楼2单元2401、2501室

手机:13097221308李海军律师

QQ:363191280(如果不在线,请留言)  

email:13097221308@163.com

微信号码:lihaijun168888

邮编:343009

网址:http://www.ja148.com/

http://lihaijunlawer.findlaw.cn/

http://lihaijun1688.banzhu.co/

http://lihaijun1688.blog.163.com/

http://lihaijun1688.66law.cn/

http://lihaijun1688.110.com/


新闻详情
刘兵非法收购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辩护词
浏览数:33 

刘兵非法收购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辩护词

来源::日期:2012-05-26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湖北震邦华广律师事务所接受上诉人刘兵及家属的委托,指派我担任其非法收购国家重点保护植物上诉一案的辩护人。辩护人接受委托后认真查阅了案件有关证据材料,会见上诉人了解案件的详细情况。现根据事实与法律,提出以下辩护意见,供合议庭参考:  
       一、一审判决认定万明、万中华构成非法收购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属于定性错误。

1、根据刑法第三百四十四条规定:违反森林法的规定,非法采伐、毁坏珍贵树木或者国家重点保护的其他植物的,或者非法收购、运输、加工出售珍贵树木或者国家重点保护的其他植物及其制品的为犯罪。该法条所规定的犯罪为选择性罪名,法院在对被告人确定罪名时应当根据被告是否实施了非法采伐、毁坏、非法收购、运输、加工出售珍贵树木或者国家重点保护的其他植物及其制品,该行为是否违反了森林法的规定来确定被告人的所犯罪名。

2、根据案卷材料反映出的情况以及被告人万明、万中华的供述,当被告人万明知道上诉人刘兵在做收购楠木生意后,主观上产生了收购、采伐、出售楠木谋利的意图。客观上被告人万明回鹤峰后积极与被告人万中华寻找楠木资源,发现楠木后,积极向当地老百姓收购、组织人力进行采伐,联系买家上诉人刘兵出售,对样品进行确认、要求支付定金。被告万明、万中华如果仅仅是向老百姓收购国家重点保护植物楠木而不采伐,是不会违反森林法的规定。但由于二被告的目的是为了出售营利,同时违反森林法的规定,不经林业主管机关批准,未办理砍伐证而非法采伐35株楠木,但由于森林公安的介入,二被告所非法采伐的楠木还未来得及运输、出售便被当地森林公安扣押。根据上述事实,二被告的行为实际上只实施了非法采伐行为,应当构成非法采伐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鹤峰县人民检察院也是以非法采伐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指控二被告的。但一审判决不顾客观事实,却依据什么“主客观一致的定罪量刑原则”认定公诉机关的指控罪名定性不准,而以非法收购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进行定罪处罚。

3、经辩护人在网上查找全国各地法院,对此类非法采伐行为,均是以非法采伐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进行定罪处罚,辩护人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万明、万中华构成非法收购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属于定性错误,被告万明、万中华应当按非法采伐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进行定罪处罚。

二、一审判决认定上诉人刘兵与被告人万明、万中华构成共同犯罪,上诉人刘兵在作案中起主要作用,是本案主犯,被告人万明受刘兵邀约参与作案,在作案中起次要作用是本案的从犯。辩护人认为该认定违背了客观事实是错误的。

  1、上诉人刘兵与被告人万明、万中华不存在共同犯罪的主观故意。根据刑法第二十五条规定,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在本案中,一审判决主要理由是:被告人万明受刘兵邀约参与作案,犯意是上诉人刘兵提出的,因此双方有共同的犯罪故意,从而认定双方是共同犯罪,上诉人刘兵是本案主犯。辩护人对此认定不能认同,本案犯罪客体是侵犯国家林业管理制度,犯罪对象是国家二级重点保护植物――闽楠,闽楠并不是国家禁止收购对象而是限制收购植物,收购没有地域限制,如果行为人收购的是合法采伐的林木,则不构成犯罪。上诉人刘兵邀约寻找、收购楠木并不当然违法,因为这种行为并不为国家法律当然明令禁止的行为,比如杀人、放火、走私毒品、买卖军火,而且上诉人刘兵与万明在收购时有明确约定,要求万明提供合法手续。因此,上诉人刘兵邀约万明寻找、收购楠木时,并没有非法采伐或非法收购的犯罪故意。而万明、万中华在寻找到楠木资源后,明知楠木是国家二级重点保护植物,而不办理砍伐批准手续而砍伐,具有非法砍伐的犯罪故意。

2、从犯罪客观行为方面看,被告万明、万中华应当构成非法采伐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公诉机关指控上诉人刘兵非法收购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所以上诉人刘兵根本不可能与被告万明、万中华共同构成非法收购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而且上诉人刘兵也不可能在作案中起主要作用,是本案主犯。

根据刑法第三百四十四条规定,非法采伐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是违反违反森林法的规定,非法采伐、毁坏珍贵树木或者是国家重点保护其他植物的行为。犯罪的犯罪对象是国家重点保护植物。根据《森林法》的规定,对国家保护的珍贵树木,任何单位和个人未经省、自治区、直辖市林业主管部门批准,不得采伐和采集。对于凡是违反森林法的规定非法采伐、毁坏珍贵树木的均构成犯罪。根据《野生植物保护条例》第十六条规定:“禁止采集国家一级保护野生植物……;采集国家二级保护野生植物的,必须经采集地的县级人民政府野生植物行政主管部门签署意见后,向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野生植物行政主管部门或者其授权的机构申请采集证;”违反上述法律、法规规定,非法采伐、毁坏国家重点保护植物和行为,则可构成非法采伐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而本案中犯罪对象是国家二级重点保护植物――闽楠,根据上述法律法规,采伐、收购楠木只要办理法律规定的手续,并不是违法犯罪。然而被告人万明、万中华主观上明知楠木是国家二级重点保护其他植物,客观上不履行法律的规定手续,组织资金、人员非法采伐楠木,造成35株楠木被砍伐的严重后果。被告人万明、万中华应当构成非法采伐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

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万明、万中华犯非法采伐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上诉人刘兵犯非法收购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定性准确。从本案证据材料事实来看,被告人万明、万中华犯非法采伐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而非非法收购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上诉人刘兵应当构成非法收购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双方不是共同犯罪,不是主犯与从犯的关系。但从整个犯罪过程来看,上诉人刘兵只实施了提出寻找和支付一万元定金的行为,而被告人万明、万中华则积极寻找、向村民购买楠木,并组织人力实施非法砍伐的行为。可见本案中被告人万明、万中华实施了主要的犯罪行为,起了主要作用,而上诉人刘兵起次要作用。

  三、上诉人刘兵构成非法收购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未遂,请求二审法院比照既遂犯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判处上诉人刘兵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1、    上诉人刘兵构成非法收购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

根据刑法第三百四十四条规定,违反违反森林法的规定,非法收购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非法收购、运输、加工、出售国家重点保护植物、国家重点保护植物制品,破坏国家林业管理制度的行为。收购是指以营利为目的,予以购买,收购行为没有地域限制。如果行为人收购的是合法采伐的林木,则不构成本罪。

⑴被告人万明与上诉人刘兵应当是出售与收购的买卖关系。根据本案证据材料及事实,上诉人刘兵从事花木经营(有经营许可证)过程中,被告人万明得知上诉人刘兵在做收购楠木生意后,主观上产生了收购、采伐、出售楠木谋利的意图。与上诉人刘兵达成出售收购楠木的协议,双方约定,上诉人刘兵按每方4000元收购万明出售的楠木,要求万明办理相关证件,手续齐全,送上高速交货结帐。上述事实有被告人万明、上诉人刘兵、许波的口供证实。上诉人刘兵此时并无犯罪的故意,上述行为并无违反林业法律规定的行为。

⑵关于一审判决认定上诉人刘兵垫付资金二万元的问题。从本案证据看,2010年12月12日,万明向刘兵借现金一万元,有万明出据的借条为凭,双方应当是借款法律关系。2011年1月27日,29日刘兵两次汇给万明合计一万元。是被告万中华在砍伐过程中向万明提出,要求买方刘兵支付的定金,并不是上诉人刘兵自己直接出资或为万明垫付资金收购。上述事实进一步证明双方系出售与收购的买卖法律关系,而另一万元是双方之间的借款法律关系。

上诉人刘兵支付定金的行为致使合法收购转化为非法收购关系。2011年1月27日,29日上诉人刘兵在万明提出支付定金的情况下,没有询问万明是否办理相关批准手续并提供证件的情况下给万明支付定金一万元的行为,客观上对被告人万明、万中华的非法砍伐行为起到帮助作用,从此时起,上诉人刘兵与被告人万明、万中华的合法收购关系转化为非法收购行为。因此,上诉人刘兵构成非法收购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

2、    上诉人刘兵应当构成非法收购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未遂,比照既遂犯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上诉人刘兵与被告人万明、万中华的合法收购关系转化为非法收购行为,构成非法收购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但根据案卷材料反映出的情况,被告人万明、万中华非法砍伐的35株楠木,在2011年4月24日,5月20日,被鹤峰县森林警察大队全部扣押。因此,上诉人刘兵向被告人万明、万中华非法收购的楠木由于被鹤峰县森林警察大队全部扣押而无法实现。因此,根据我国刑法第二十三条规定,已经着手实行犯罪,由于犯罪分子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的,是犯罪未遂。对于未遂犯,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3、请求人民法院考虑上诉人刘兵是未遂犯,从轻或减轻判处刘兵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辩护人认为一审判决将上诉人错误认定为非法收购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的主犯,将本案犯罪过程中起重要作用的万明、万中华认定为从犯,判处缓刑,且对上诉人刘兵犯罪未遂的法定情节没有考虑认定,致使一审判决上诉人刘兵三年六个月的有期徒刑。辩护人认为原审判决过重,判决有失公正。请求二审法院考虑上诉人刘兵是未遂犯,从轻或减轻判处刘兵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四、鉴于上诉人刘兵的犯罪情节,不致再危害社会,请求对上诉人刘兵适用缓刑。

根据本案上诉人的犯罪事实和情节,辩护人认为,上诉人的主观恶性不大,归案后能主动认罪交待犯罪事实,在本案中所起的作用较小,有法定的从轻、减轻的犯罪未遂情节,原审的判决毫无疑问是过重了。 辩护人认为,刘兵系初犯,犯罪情节较轻,有悔罪表现,判决适用缓刑,不致再危害社会,经过这次深刻的教训,也不会再犯。 因此,辩护人请求二审法院对刘兵判处缓刑。  

       以上辩护意见,请合议庭充分考虑,谢谢!  

           辩护人:湖北震邦华律师事务所

                       

            二0一二年四月二十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