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吉安律师事务所,吉安市资深律师
联系方式

联系人:李海军律师

特别提醒:当面咨询请电话与李律师预约

执业证号:13608199610907301

办公地址: 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新天地

大厦2号楼2单元2401、2501室

手机:13097221308李海军律师

QQ:363191280(如果不在线,请留言)  

email:13097221308@163.com

微信号码:lihaijun168888

邮编:343009

网址:http://www.ja148.com/

http://lihaijunlawer.findlaw.cn/

http://lihaijun1688.banzhu.co/

http://lihaijun1688.blog.163.com/

http://lihaijun1688.66law.cn/

http://lihaijun1688.110.com/


新闻详情
峡江县律师:周某秀故意伤害案一审辩护词
来源:峡江县律师 峡江县律师事务所 峡江县刑警大队 峡江县人民检察院 峡江县法院作者:峡江县律师 峡江县律师事务所 峡江县刑警大队 峡江县人民检察院 峡江县法院网址:http://lihaijunlawer.findlaw.cn/浏览数:13 
文章附图

                 一审辩护词

               (周某秀故意伤害案)

审判某、审判员:

我们受被告人周某秀委托,担任其辩护人,出席法庭履行辩护职责,我们结合本案相关事实及有关法律,充分尊重被告人本人的意见,发表相关辩护意见,供法庭考虑。

辩护人认为:被告人不构成故意伤害罪,其行为属于某当防卫,理由如下:

、朱珍等七人的行为属于非法侵入住宅、寻衅滋事、故意伤害、非法拘禁犯罪行为,其违法犯罪行为正在进行。

珍等七人晚上强行侵入被告人家中,一直不离开,随意殴打被告人夫妻,其行为明显是违法犯罪,涉嫌四个罪名:一是非法侵入住宅罪。《刑法》第二百四十五条规定: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非法侵入他人住宅是行为犯,行为人只要未经住宅主人同意,非法强行闯入他人住宅,原则上就构成犯罪,应当予以立案追究。二是属于寻衅滋事罪。刑法规定:随意殴打他人或者追逐、拦截、辱骂、恐吓他人,属于寻衅滋事行为,情节恶劣的构成寻衅滋事罪。珍等七人行凶闹事,随意殴打、辱骂、恐吓被告人及其家人,还威胁劝架人,其严重威胁他人,情节恶劣三是故意伤害。珍等七人多人推打、控制被告人丈夫,多人按倒被告人在地上,并抓头发,对被告人全身的头部、背部、胸部等处猛打,其行为明显是故意伤害。四是非法拘禁罪。《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规定,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具有殴打、侮辱情节的,从重处罚。

、朱珍等七人的犯罪行为情节恶劣,严重威胁被告人全家的生命、财产安全。

   从人数看,朱珍等七人上门行凶,人数多。从时间看,其挑选晚上行凶,更容易造成被告人及其家人的恐惧。从行为看,其多人推打、控制被告人老公,多人按倒被告人在地上,并抓头发,对被告人全身的头部、背部、胸部等处猛打,并且威胁、推打劝架人,如果不是刘根等人劝阻,朱珍等七人不会停止犯罪行为,侵害时间,手段恶劣。从损害结果看,造成被告人头枕部、右耳垂、眉角、眼角、鼻子、嘴唇、胸部、背部、腰部、手腕、大腿等全身11处受伤,评定为轻微伤甲级,造成被告人、被告人丈夫、被告人女儿、被告人外甥极大的恐惧和生命威胁。从朱珍等人的一贯表现看,张祥是叫娘家人来打架的,刘根、李英、刘都可以证明张祥以前就多次纠集娘家人打架。

、被告人在本人及家人生命财产遭受巨大威胁情况下,作出的反抗行为,系某当防卫,且防卫行为没有明显超过必要限度。

《刑法》第二十条规定:在进行行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

某时间遭受朱某珍等七人扯头发、拳打脚踢、辱骂、侵入住宅、非法拘禁的情况下,被告人疼痛难忍,拼命挣扎,摸到一把椅子后,出于本能就抓住椅子保护自己的头部,其是将小椅子往后晃了一下,并没有看清朱某珍的手在后面,是否打到朱某珍的手,被告人不能确定,其并没有二次、三次地砸,即便真是朱珍用手挡过来的过程中导致手臂受伤,也是被告人难以预料的。听说朱珍受伤后,被告人停止了反抗行为。在七人围攻被告人及其家人、全身11处受伤的紧急情况下,被告人非常恐惧、疼痛难受,出于本能的反抗或保护行为是在一瞬间出现的,其根本没有时间判断怎样是当防卫的必要限度。辩护人相信,任何一个人,包括在场的各位,遇到如此巨大的威胁、疼痛在自己身上的时候,也很可能会有这样的本能反应。

四、防卫行为只有“明显”超过必要限度才构成犯罪,公诉机关作为举证方,不能充分证明被告人“明显”超过必要限度。

辩护人认为,被告人的防卫行为是否超过必要限度,并不明显,公诉机关作为举证方,也不能充分证明“明显”超过必要限度的具体事实依据,仅仅是主观判断,主观定罪不符合刑法的规定。辩护人建议采取群众调查法,如果大部分群众认为是“明显”超过必要限度,所谓的“明显”才是证据充分的。

五、本案定性存在争议,被害人的伤情也有些蹊跷,辩护人请求法庭本着“疑案从轻”、“疑点利益归于被告”、“宁肯放过不能冤枉”的原则处理。

本案定性存在争议,这里不再重复讨论。辩护人认为:被害人的伤情也存疑。被告人反复向辩护人强调:“我不能确定朱某珍左臂受伤是我打伤的,我不能确定。当时椅子是否砸到朱某珍,我也不知道。法医验伤是根据医院的病历及拍片检查意见,而朱某珍有可能在医院弄虚作假。”被告人是否打到朱某珍,其实在场的人也没有人看清楚,包括当时朱某珍自己也没有看清楚。朱某珍在笔录中说是椅子砸断她的手,她左手没有知觉,就叫手断了。如果是椅子砸断手,当时她应该会明确指出是椅子砸断手,而且手会很痛,而不是没有知觉。另外,据了解,朱某珍的拍片显示其骨折像刀切一样整齐,与椅子砸伤不相符。被告人一再要求重新鉴定伤情,经过劝说,才没有坚持申请重新鉴定,但其一直对朱某珍的伤情存疑。

六、退一万步讲,即便法院认为被告人防卫过当,根据《刑法》第二十条规定,结合案情及被告人身体状况,也应该对被告人免于处罚。

   被告人文化水平很低,家庭贫困,是典型的农村妇女,年龄比较大,受伤和受到惊吓后导致脑震荡、头晕、焦虑等症状,丧失了大部分劳动能力,需要康复治疗。其以前无违法犯罪经历,其主动到派出所去说明情况,其坚持某当防卫的无罪辩解,确实增加了司法机关的办案难度,但不能据此认为其态度不好而予以关押。

七、关于民事赔偿,被告人的行为属于某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也不负民事赔偿责任,且被告人也有医疗费、误工费、交通费、陪护费等巨大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失,因此,朱某珍的损失应该自己承担。

以上意见,望充分考虑,谢谢。

                      辩护人:李海军 周某根

                      二〇一四年七月三十日

   

相关法条:

《刑法》第二十条【当防卫】

  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属于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

当防卫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的,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对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